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

娇妻的初次体验1一5 |1小时接4个客人

她告诉我说,当初徐晴母亲的主治医生就是院长,尽管当时对方已经成为院长不再主刀,但还是有人通过大关系请他出手。而负责护理的护士长已经退休了,关于治疗的治疗则被院方封存,没有院长的亲口命令根本无法查看。



我问她,“即便是未来公公是副院长也不行?”

 文学



她摇摇头,“很难,因为他跟院长当初竞选过院长职务,所以他们关系……”



秦曼妮没有再多说,但我已经了然。



护理这块归护士长管,护士长已经退休,而主治医生则是院长,这件事情看起来已经走到了死路了,并不那么容易挖出来晒晒,所以我得仔细想想。



正在这时候,秦曼妮起身对我说道:“你让我帮你查的我已经查到,东西你慢慢吃,我已经跟老板结账了,我就先走了。”



话说完,秦曼妮就急不可耐的出了饭店,神色匆匆,显然是再躲我。



我也不拦她,直至她走出饭店我才慢悠悠的掏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。



“回来,我想摸摸你。”



就是这么直接,就是这么流氓。



你完全可以不回来呀,对不对?只要你不怕医院你传起你的风言风语就行。



所以,菜都还没来得及上的,刚刚出门的秦曼妮,就又重新回来坐下了。



娇人的脸蛋儿上此际写满了羞愤,她压低嗓音质问道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!”

一顿饭吃的相当有滋味,哪怕是菜品一般,但依旧让我大快朵颐。关键是下饭的菜好,那条裹在透明丝袜里的修长玉腿,简直了……



这么说吧,都快让我脱掉的鞋子的脚丫磨蹭出火星子来了!



秦曼妮低声的央求着我,精致可人的小脸蛋儿上尽显羞红,“王军,你别这样行不行,这里这么多人呢,万一被人看见不好。”



我想了想,然后对她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那咱们去旅馆吧,旅馆人少。”



秦曼妮当时就急眼了,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意思是……”



我挥手阻止了她的继续,她意思是什么我当然清楚,但她的意思可不代表我的心思,我今晚就想拿她媚人无限的娇躯发泄,我憋的很苦闷,我需要发泄。



然而就在我准备拿脚丫更进一步的时候,很是突然的,有个年轻人进门后直奔我们这里走来,而且他衣着华贵,面上更是带着不善的表情。



最终他停在我们桌前,盯着我打量了一会儿,旋即望向了对坐的秦曼妮。



“曼妮,你什么意思?我约你吃饭,你拒绝我,告诉我你的朋友找你有事情,难道你的事情就是跟这个男人在这里吃饭?!”



这质疑的语气,这傲然的态度,虽然我没见过秦曼妮的老公,但这语气和态度足够让我辨识出他的身份,他正是当初开和宝马从我身边抢走秦曼妮的富家公子。



果然,随后秦曼妮的话也充分证明了这一切。



“李胜,你怎么来了?”



她显得很惊慌,但反应确实是够迅速,那惊慌的表情瞬间就转化为开心,更是起身一只手揽住了富家公子李胜的胳膊,对我做起了热情的介绍。



“哥,这是我老公李胜……”



随后的时间,她又向李胜介绍起了我。在她口中,我是她村里的一个同乡哥哥,来城里医院请她帮忙办点事情,所以这就是今晚在一起吃饭的目的。



李胜皱眉,“同村哥哥?!”



看起来他有些怀疑秦曼妮的介绍,而秦曼妮也看出了这点,随即就表示,“下午我刚找咱爸查了些事情,就是为的王军哥,不信你可以回家问问咱爸。”



这妮子心眼多的很,瞬间就完成了李代桃僵,而这种答案也是不容李胜质疑的,这才让他脸色好看了许多,随即表示是途经这里恰好看到了秦曼妮的车子,然后就进来看了眼。



误会算是彻底解决了,而李胜也在桌旁坐了下来,坐在秦曼妮的旁边。



不过这货看我的眼光不太友好,总带着那么一股凤凰高高在上睥睨地头野鸡的高傲,我都不明白他这种高傲到底哪来的,难不成是他那副院长老爹带给他的?



或许是吧,但他肯定想不到,高傲如他,也依旧乖乖的被我玩弄着即将结婚的老婆。因为这个时候,我桌上在端起酒杯跟他敬酒,桌下的脚丫子刚好钻开秦曼妮那死死并拢的双腿,往裙内放肆的钻动着。



“算了,我开车不喝酒,而且这种酒我也喝不进去。”



李胜这家伙相当不给面子,而且是赤裸裸的将我无视,说白了就是认为我不够资格跟他敬酒,甚至他的心思我都能猜到:如果不是秦曼妮的话,你都没资格跟老子坐一桌!



真是有气势、真是有身份啊,我在他面前无言以对也无颜以对,我都不配抬起头正眼看他,因而只能卑微的在桌下撩他老婆。



趁李胜去吧台拿烟的时候,秦曼妮急声跟我求饶,“求求你了,我老公在你,你不要这样了,我真的求求你了王军,你放过我行不行?我答应你,只要我跟他结完婚行完房事,我随时可以补偿你,可以吗?”



恰好李胜买烟回来,所以这个话题被迫结束。



坐回凳子上,李胜嗤笑不已,“你请客找的什么破饭店,连包中华都没有,最好的也是盒破玉溪,还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你们农村人啊,真是眼眶子浅,办事都不知道往好了去办,还惦记着兜里那三元两块的钢镚儿!”



“是是是,您说的对,我记住了,下次一定换个好地方。”



桌面上我虔诚至极如同狗腿子似的给李胜陪着笑,桌面下我则抬起了腿,重新触碰上秦曼妮裹在丝袜里的那双玉嫩美腿。



大爷,我们农村人眼眶子浅没见识,您别计较。我们这些小小的刁民就是土里土气的,兜里三元两块的钢镚也实在不好干什么。



但是我们刁民有个特点,就是特别爱鼓捣别人的媳妇儿,譬如您这种大爷的媳妇儿。


李胜还在桌对面得意呢,“你呢,看起来也是个懂事的人,所以就不用笑的这么谄媚了,虽然我看不上你,但你终究跟曼妮是同村,所以这件事情我们会帮你到底的。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件小事情,于我们而言只是动动嘴而已。”



许是我的谄媚让李胜比较有成就感,这小子竟然还跟我吹上了,吹嘘他的经历多么多么牛壁,吹嘘他有个朋友是特种兵在国外执行过什么斩首行动,吹嘘他即将买一辆名叫玛莎拉蒂的名牌跑车,还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两皇一后。



这玛莎拉蒂我确实买不起,但跑车界的两皇一后我还是知道的,两皇是兰博基尼和法拉利,一后则是玛莎拉蒂。我不光回到这个,我还知道现在小饭店内的两皇一后呢,而且我这位地下皇正把那一后玩的不亦乐乎,舒服到不要不要的。



不过也多亏了李胜这段得意的吹嘘,才让我有足够的时间获得最大的满足,因为我一直在撩秦曼妮。



而李胜还不自知呢,继续跟我开心快乐的吹起了牛壁,“你知道什么是绿色环保主意吗?现在的汽车烧电的新能源,就是绿色环保主义的一种……”



天上地下的胡扯了一通,我可算知道李胜是个什么玩意儿了。



难怪他总是那么高傲,因为他除了出身好点也实在没别的可傲了。智商?拉倒吧,这种货色丢猪圈里去猪都不跟他凑堆。为啥?因为猪也是有尊严的!



一顿愉快的晚饭结束后,李胜就心满意足的带着秦曼妮离开了。



秦曼妮看起来有些小生气,在李胜转身离开的时候,她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擦过身下的纸巾攥成团砸在了我身上,斥满了幽怨的小情调。



从饭店离开后,我就回到了住处。



但可悲的是,李双刚那个祸害今晚在家哪也不去,因而我没有半分机会。



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,白天我要上班,晚上李双刚则在家哪也不去,以至于我依旧没有找到半分亲近徐晴的机会。最多也就是晚上在院子里碰巧遇到后,趁屋内的李双刚不注意抓紧那转瞬即逝的短短几秒钟,再她香臀上撩上一把过过瘾。



很急躁,这就好比一个人打下生起不吃肉,那么他这辈子都不会谗肉,顶多也就是知道肉这玩意儿好吃,但到底咋好吃他也说不明白。可一旦尝过后又给掐断了,那可就急躁了,就跟我似的,抓耳挠腮的急躁着。



直至这天晚上,李双刚带我外出应酬,他喝醉酒后我带他回家。



跟徐晴合力将他送回床上安抚好后,我们来到了屋外。



徐晴跟在我身后什么话也不说,看起来就像是要送我出门似的。但我能猜到她的心思,就像是我此刻迅速回转过身,将她抱住。



“晴姐,我想你了!”



徐晴大惊羞,脸色刹那通红的同时,眼神中更是斥满了惊慌。



她压低着嗓音急声对我说道:“你快起开,我丈夫在屋里呢,你……”



正说着的,突然,‘吱呀’一声响起,卧室的屋门悠然开启……

徐晴吓懵了,躺在我的身下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此刻斥满惊惶。



我也是懵了,下意识地回头望向屋门处,然后就听到脚步声响起。



随后,李双刚捂着脑袋晃晃悠悠的就出来了,光着他那能一屁墩坐死大象的肥腚,扭扭歪歪的往门外走去,看起来压根就没注意到他老婆正在我的身下。



在他出屋走进厕所里,徐晴拍了我一巴掌,我赶紧出门回到了自己房间。



点了根烟叼在嘴中,连吸好几口才稳下我混乱的心神。虽然已经决定揭穿李双刚身上的狼皮,可终究现在他还是徐晴的丈夫,真要是被发现我们的行为,那……



胡思乱想了好久,接连两根烟都抽完了,厕所的灯依旧亮着。



这个李双刚,这是便秘还是怎么的,上个厕所都待十分钟了!



看起来发现这个古怪的人不止是我,还有徐晴,因为透过窗子我看到她也从北屋出来了,站在门口直望院子西南角厕所的方向,显然也是在惦记李双刚。



又过了大约五分钟后还是没有动静,徐晴往厕所去了。



结果去了不多会儿,她气急败坏的声音就从厕所内传出,“你傻啊你?!”



这是怎么个情况?



我赶紧出屋奔去厕所看了眼,我靠,这尼玛不看不要紧,一看真是开眼了。



只见李双刚倒在地上,正抱着个尿罐呼呼大睡,时不时的还亲一口,醉声嘟哝着‘你真漂亮’之类的。不用问,这是把尿罐当女人给抱了。



旁边徐晴又气又急,抬起小脚丫踢了李双刚一脚,想来是没舍得用力,所以李双刚没有任何的反应,依旧在嘟哝着,而且又亲了尿罐一口。



我能清楚看到徐晴那张可人的脸蛋儿写满了恼意,但她还是在深吸口气后寻求我的帮助,希望我能帮她一起把李双刚再给弄回去。



好吧,虽然我很想李双刚搂着尿罐睡一宿,但既然这是她的决定,那我也只好尽可能的去帮助她,我不想她太过难堪,更不忍心拒绝她的请求。



可就在我们准备动手的时候,突然,李双刚嘴巴里冒出了一句,“莉莉,你是不是跟别人亲嘴儿了,怎么嘴巴里有股子骚气……”



我诧异地望向徐晴,“你小名叫莉莉?”



徐晴没有回答,但她那张白皙面庞此刻挂着的惊怒,已经是最好的回答。



显然,她小名不叫莉莉,李双刚口中的莉莉另有其人!



下一瞬,徐晴扭头就往厕所外走去,根本不再搭理依旧抱着尿罐的李双刚。



我忙追了出去,想着劝慰徐晴别太生气。但与此同时我也在纳闷,李双刚既然那方便不管用,又找个莉莉干什么?



很好奇,不过咱那能发火的地方好使,自然也就摸不透他李双刚的心思。



追到北屋内,我见到徐晴正负气坐在沙发上,豆大的泪珠滚落,‘啪嗒’‘啪嗒’的砸在她雪白的丝质睡裙裙摆上,都已经打湿了一小片。都不用说话,我便能感受到此刻内心中的委屈。



“晴姐……”



我刚开口,正准备劝慰她些什么的,她就对我打开了心扉,倾吐起心声。

“小军,你说他怎么可以这样?我跟他结婚快三年了,至今都是处女,就因为他在那方面根本不管用,以前车祸受过伤。我不计较,做不成真正的女人我不计较,我可以接受这种可悲的生活,谁让我欠着他的恩情。”



“哪怕我明明心里喜欢你,也依旧压制着这种情感,没有突破哪怕半分的底线。可他呢,他口中的莉莉是谁,又是哪个KTV里面的小姐?”



“他已经不止一次的找过小姐,他跟我说过,他说他实在憋的难受,他之所以不找我,还解释说是想留待以后治好了,再跟我圆房。”



“我接受了这个解释,我也原谅了他,但同时我也有警告过他,不许再找小姐,因为爱是一座天枰,容不得左右多加筹码,我不想再见到他醉酒后搂着我嘴里却念叨这别的女人的名字,可他还是又背着我去找了个莉莉……”



徐晴的哭诉,彻底崩开了她心底的闸门,任所有情绪宣泄,不分好的坏的,一股脑的全部都发泄了出来,没有留下半分情绪,同样也没有留下半分秘密。



从她的口中,我得知了她内心中所忍受的一切,更深深体会到了她的可悲与可怜。



我劝她,“晴姐,算了吧,不行就离婚好了,纵然她对你有恩,可你付出的也已经够多了,你总不能苦一辈子!”



如果能借着这事让她提前离婚,离开李双刚这个狗杂碎,我是真心的不介意。可她并不答应,哪怕雪白的裙摆都已经被泪水打湿了好大一块,她依旧不答应。



她趴在我肩头对我哭诉,“我真的做不到,在我母亲重病住院时是他掏的钱,我真的无法忘记那种恩情,我做不到背叛他。”



我真的很想告诉她李双刚到底做过什么,但没有证据这一切都只能是污蔑,尤其是在我对她表达过情感之后,名叫污蔑的小屎盆随时有可能被李双刚反扣在我的头上,所以我只能强忍着闭嘴,等待彻底坐实了才能说出口。



所以面对伤心的徐晴,明明想劝慰她的我却无话可说,无言以对。



我很憋屈,故而恼火,于是我彻底放纵了自己,猛地将她抱住。



“不、不要……”



徐晴脱离了我,对我展开了央求。



这央求说不出是个怎样的具体情绪,很难说她到底是不是真心的,又或者仅是一种理智的本能来对我进行拒绝。



我无视这种央求,继续抱着她。



忽然一记响亮的耳光炸响在耳旁,把我炸懵了。



我抬起头望着身下的徐晴,而她也在同一时间望向了我,水眸中斥满泪花晶润。



我很诧异,我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一记耳光,把她那张媚然的脸蛋儿打出几个清晰的指印,以至于让我看在眼里都觉得肉疼,随即更是心疼。



“晴姐,你怎么了?”



当我试探着询问过后,她给予了回答。



她很平静的告诉我说,“我只是想让自己迅速恢复平静,让自己做出最正确的选择。我不会给你,也不能给你,纵然他李双刚再对不起我,终究是先于我有恩,我欠他的,我这辈子都欠他的,所以我们不可能突破最终那层关系!”



话音不重,态度决绝。



这,便是她话中所说的‘最为正确的选择’。



“正确个几把毛的正确,你知道李双刚真正的面目是什么嘛你就正确?!”



我真想把这句话狠狠吼响在徐晴的耳边,但终究理智还是劝告我闭嘴。



深吸口气,强力平复心情后,我从徐晴的身上起来,坐在了沙发上。



沉默了小会儿,我对她说道:“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,你……”



我话都还没说完的,她猛地一下子就把我给扑倒在了沙发上,这让我有点猝不及防。当一切都结束后,我望向了脸上依旧滚烫的徐晴。

第二天早上一起前往厂里的路上,李双刚一路都皱着眉头。



我问他,“李总,怎么了,心里有事?”



李双刚回道:“心里没事,嘴里有事,怎么感觉跟含了个尿泡似的那么骚气呢?”



这事,你得问被你亲了好几口的尿罐呐……



又过了两天,得到我吩咐的秦曼妮替我寻到了那位退休护士长的详细资料。



我按照地址登门去拜访,想要通过她来探知当年徐晴母亲的事情。



只是当我来到门前时,却又有几分犹豫了,实在不知该不该敲门。



因为在我拿到资料的第一时间,我就知晓了她如今的处境。去年她还是个儿女双全老伴恩爱的老太太,但今年春天郊游的时候却因为一场泥石流,导致她的儿女和老伴三口辞世,而她自己也落下了双腿截肢的惨烈下场。



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当年她对徐晴母亲所做的事情而带来的报应,不过即便是报应那也太过惨烈了些,一家四口三口辞世,自身变成重残疾,这报应委实有点重。



只是当想起徐晴依旧被李双刚所困骗后,我觉得徐晴更为可怜些,毕竟老护士长遭遇的是天灾,而徐晴及她母亲所经受的却是人祸,且徐晴依旧在继续承受。



敲开房门后,开门的是个四十来岁的阿姨,自我介绍是她家的保姆。



拎着水果在阿姨的带领下,我见到了老护士长。



其实她并没有很老,仅六十岁刚出头而已,看皮肤保养的也很好,鲜少见到老年斑纹,甚至可以说是几乎没有。只是那满头的雪白长发,却白的有些让人心凉。



坐在她面前闲聊过后,我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将徐晴母亲那件事情说出。



她身为护士长,院长当初想干什么自然瞒不过她,毕竟注射药物之类的全都得经由她的手,尤其是以各种药物的明目实际上注射的却是葡萄糖这种事情。



这件事情如果被揭穿,她必然会遭受到来自法律的惩处。对于已然陷入绝境的人来说,这理所应当的一锤却显得像是一把最是无情的刀子,没入她本就衰弱不堪的心脏,径直取了她的性命。



“年轻人,我不认识你,不过既然你能找过来,肯定是有事要问我。趁我这把老骨头还活着,你就问吧,能在临死前解决一些你的困惑,或许到了那边还会念在这桩善缘上,允我和我的儿女我的老伴团聚。”



在我犹疑的时候,老护士长开口了,且手腕处有窸窸窣窣的轻微碰撞声响起。我这才注意到,她的手中掐着一串包浆佛珠。



这是在为老伴和子女求佛吗?



我不清楚,但在她的鼓励下,我开口了,将当年徐晴母亲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

当这件事情出口后,老护士长的眼神中斥满了惊惧。



“报应,报应,这绝对是报应,我因为五万块钱害死了一个善良的女人,她死的时候和我现在一般大。我记起来了,她死的那天,恰好是我丈夫他们出事的那天。这是报应,这是怎么逃也逃不过的天道报应!!!”



老护士长惊惶失措,手中佛珠更是断开,噼里啪啦落了个满地。



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或许是巧合,又或许只是报应,但这件事情既然开了口,自然也就需要一个结果来收尾。所以我静静望着她,等待她的答复。



在声声句句不离‘报应’的念叨过后,以泪洗面的老护士长终究开了口。



在自责过后她告诉我说,这件事情当初做的特别隐秘,知道事情真相的就只有她跟院长两个人,甚至俩住院记录病人病情档案都已经被消除,根本无从查证。



这让我不禁皱起眉头,没有物证,尸体也已经焚烧,如果她死守住嘴巴跟院长沆瀣一气,一口咬定当年没有任何的黑幕医治,那我根本没有办法查证这件事情。



但幸运的是,随后她就哆哆嗦嗦的指向了旁边抽屉。



“打开,在桌洞上方那里,我用胶带纸贴了一份东西。”



按她的吩咐,我打开了旁边的抽屉,摸索起桌洞上方。



果然,那里有一个被黏贴在桌面下方的油纸包……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三白资讯网 » 娇妻的初次体验1一5 |1小时接4个客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