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

扶着她的腰上下猛烈冲刺

 然而蛮军攻势虽然凶猛无比,可是汉军的防御阵线却始终岿然不动,任由蛮军如何的恶浪滔天,也没法动摇他们分毫。

    凶猛的进攻从来都不可能维持多久,蛮军的猛攻只持续了一刻多钟,气势便明显的衰落下去,大不如前了!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无数长枪从汉军阵中刺出,瞬间刺倒了无数蛮军,随即整个圆阵旋转起来,那长枪的锋刃,划出无数道寒芒,连片将周围的蛮军扫倒在地,惨叫声响成一片!

 文学



    蛮军发狂猛冲,前仆后继,可是根本碰不到圆阵就被长枪的锋芒扫倒在地,只片刻功夫,圆阵周围便鲜血淋漓横尸枕积了!

    蛮军猛攻许久,不仅不能取得任何进展,反而在对手圆阵长枪之下伤亡无数,拼命的气势不可避免地衰退下去,官兵将士不由得心中恐惧停止了进攻。

    汉军圆阵在这时停止了旋转,随着庞德一声令下,那些手持神臂弓的官兵立刻朝孟获方向的蛮军发出了一片劲箭!

    劲箭嘶风怒吼扑入蛮军中间,蛮军顿时被射倒了一大片,兵丛之中好像一下子空了一大块一般!

    蛮军的盾牌皮甲在神臂弓面前就跟纸糊的没有任何区别,根本无法挡住神臂弓的可怕威力!

    蛮军官兵军心有些动摇,面对着这如同刺猬一般的汉军圆阵,只感到无处着手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城内突然传来了祝融部特有的鼓声。

    正一门心思想要打垮眼前汉军的孟获等人骤然听到这个声音,人人悚然一惊,连忙朝城池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赫然看见,城门大开,祝融军倾巢而出直朝这边席卷而来了!

    孟获大惊失色,急令大军收缩防御,然而命令传达下去之后,现场却是一片混乱,蛮军各部,兵找不到将,将找不到兵,焦急地呼喊此起彼伏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眼看着祝融部兵潮席卷而来,撞入了孟获军中,孟获军各部虽然各自为战,却狂呼呐喊拼命反补,竟然一时之间遏制住了祝融部的攻势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原本被孟获部包围的汉军突然撤掉了防御阵线,从内部对孟获军发起猛攻,大刀阔斧所向无前,杀得孟获军满地打滚血肉横飞!

    孟获军正忙于应对祝融部,正所谓顾头不顾尾,顿时被汉军把内部搅了个天翻地覆!

    大军阵脚彻底动摇,再也抵挡不住祝融部的猛攻,各部接连崩溃,在对手的狂冲猛杀之下四分五裂四散奔逃了!

    孟获军至此,士气彻底崩溃,人人丢盔弃甲转身逃命,刚才还奋勇作战的勇士,此刻却变成了亡命奔逃的绵羊!

    在祝融军和汉军地联合追杀之下就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处狂奔!

    孟获见情况不妙,慌忙率领一众亲兵朝东北方向狂奔,此时此刻,别的事情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祝融军和汉军一直追杀到天色全黑,完全失去了孟获的踪迹,才不得不停止了追击,带着俘虏迅速退回了滇池。

    话说孟优和刘备率领军队从五溪蛮地区退下来之后,紧赶慢赶朝滇池赶来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大军终于抵达滇池东北百里之外,准备停下来休息一夜再赶路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警报突起,所有人在惊讶之余急忙做好迎战准备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只见前面人影涌动直朝这边奔来,孟优不知道是敌是友,立刻令手下的弓弩手做好射击准备。刘备也盯着那从黑暗中奔来的人群,眉头紧紧地皱着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那些人终于奔到了眼前,刘备孟优他们赫然发现,这突如其来的并非敌军,而是孟获他们!

    眼见孟获他们狼狈不堪如同丧家之犬的模样,人人吃了一惊,心中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孟获等人看见了孟优刘备,惶恐的心终于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奔到众人中间,一屁股坐下,气喘吁吁,好像直到此刻他才来得及喘气似的。

    众人互望了一眼,刘备忍不住问道:“大王你,你为何弄得如此狼狈?”

    孟获满腔怒火无处发泄,骂道:“汉人太狡诈了!竟然使用卑鄙的偷袭战术!可恶的汉人!卑鄙的汉人!终有一天,我要将他们通通碎尸万段了!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等人听到孟获这样一番咒骂,心里颇为尴尬。

    刘备见孟获只顾着咒骂,说话不得要领,不由得看向朵思大王。

    朵思大王看见刘备的眼神,禁不住叹了口气,小声道:“我军在滇池城下攻击受挫,又遭遇了庞德所部汉军的伏击,损失惨重啊!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扫视了一眼跟随着孟获逃下来的兵马,感觉他们这一战损失了差不多一半的兵力,真可谓一场大败啊!

    不由得看向旁边的徐庶。

    徐庶会意,对孟获道:“大王,我军新败,士气低落,此刻不宜贸然进攻,不如暂且退兵俞元,再做打算!”

    这俞元,是益州郡下的一个小县城,位于滇池以东百里之外,就在这附近。

    孟获站了起来,点头道:“好。我们就暂且在俞元休整,同时征调各部来增援,然后再与那个荡妇和那些可恶的汉人决一死战!”把手一挥,扬声喝道:“出发!”

    众人行动起来,朝附近的俞元开去。

    糜芳策马走在糜竺身边,禁不住小声道:“兄长,刚才孟获说‘等重整旗鼓再与那些可恶的汉人决一死战’,这话我听着怎么感觉好像我们这些人都不是汉人了似的?”

    糜竺心中百味杂陈,苦笑了一下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各部退入了俞元,不过俞元城小,容不下这么多军队,因此一部分人马驻扎在城外的抚仙湖畔,与俞元城形成掎角之势。

    随即孟获派出许多使者往周围各山地部族征调援兵,同时还派出了众多的斥候以监视滇池方向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滇池治所大厅,一片愁云惨淡,人人都情绪低落的样子,半响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也难怪,战前,所有人都满怀希望、信心满满,却没想到战事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!原来的计划全都变成了镜中花水中月,而至关重要的滇池要地竟然落入了祝融部和汉人的手中!

    战前,根本就没有人能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步田地。

    孟获见众人都满脸愁容的模样,大为不满,没好气地道:“我们不过是小手挫折而已!你们不要跟死了爹妈似的!天塌不下来!只要各部援军赶到,我军定可反败为胜夺回滇池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他这番话,不禁恢复了些许的信心。

    散会之后,刘备等人回到住处。

    这时,刘封匆匆奔来,将飞鸽传书呈上,道:“义父,襄阳的细作发来的飞鸽传书!”

    众人心头一动,刘备连忙接过飞鸽传书,一边展开来,一边满怀期待地道:“难道曹军和江东军已经夺取了荆州?!……”
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三白资讯网 » 扶着她的腰上下猛烈冲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