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

水氏杨花与十二轿夫1--贫僧下面痒

【红红火火恍恍惚惚,许昔云你是兔子吧!】    【许昔云也有点太……虽然说比赛很重要,但牧野都摔了你不扶一下,好冷血。】    【emmm可我怎么觉得牧野是故意撞过去的?】    【不管是什么牧野这下跑不了了,估计下期节目都没法参加。】 人家城里人现在都喜欢这么玩,就我们工地边的小树林里,我就看到过好几次小情侣在里面干这事的,人家城里人都管这叫什么‘野…站’,听说在这里干那事刺激很过瘾,老婆咱俩今天也试试呗。”

赵大柱讨好的笑着,两只眼睛色眯眯的看着林小月上半身。

夏天晚上天热,农村人本来就穿的轻薄,再加上林小月那里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傲人,随着林小月紧张的呼吸,一起一伏,让人想入非非。

李二蛋虽然闻不到,可是看着就似乎散发着淡淡的女乃香味。

赵大柱迫不及待的一把抱住了林小月,林小月那娇小的身子顿时在他怀里显得格外的小鸟依人,脸蛋一红,娇羞无比。

“老婆,我这半年在工地上都想死你了,今天晚上你可得好好犒劳我一下!”

 文学

赵大柱笑嘻嘻的说着,粗鲁的将林小月的上衣连同里衣使劲往上一掀。

然后他伸出两只黑漆漆的大爪子,这黑手白皙肌肤的对比倒是鲜明。

这边的李二蛋看得眼珠子都差点飞出来,用手对照着林小月的身上比划了一下:“这林小月的身材还真是有料啊!这俩傲人,光靠手都不够,要是自己能上去尝一尝多好啊……”

这边,赵大柱瓮声道:“老婆你转过身去。”

“死鬼,又不是第一次做那事了,你还害羞咋的?让我转过去干嘛?”

赵大柱见林小月不明白,笑道:“老婆,你转过去趴在那颗歪脖柳树上,我从后面……”

“妈呀!臭不要脸的,进城里打工两年多,钱没见你挣多少,净学了城里那些羞死人的东西。不行,羞死人了。”林小月说着,害羞的捂住有些泛红的脸。

“嘿嘿,老婆你不知道,人家城里人才会玩呢!哪像咱乡下人,做那事就一个姿势。”

赵大柱说着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,抱起林小月,就将她按在了前面的那棵歪脖树上,然后开始去扒林小月的裤子。

“看你那猴急的样子,又没人跟你抢!”

林小月的嘴上说赵大柱猴急,其实她自己心里也特别着急。

她有些羞答答的转过身,将身上灰色的长裤褪到了膝盖的位置,露出了两条雪白的大腿,然后背对着赵大柱趴在了树上。

那修长笔直的玉腿,看得李二蛋的心激动的狂跳。

赵大柱火急火燎的站在林小月的身后,林小月也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,生怕那娇吟声被人听见。



她虽然捂着嘴,但鼻子里还是忍不住哼哼唧唧的。



那声音让李二蛋血脉喷张。



这赵大柱长的人高马大,干起那事却是个窝囊废,几十秒的功夫,就无力的趴在了林小月的后背上不动了。



林小月等了一会儿见身后的男人没了动静,她那张动人的俏脸之上,满是哀怨和失落的神色,催促着。



“大柱,你加油啊,人家还没舒服呢。”



“老婆,我完事了。”



赵大柱说完,打了个哈欠,他现在还哪有心思去管林小月啊!反正自己是舒服了。


不一会儿,林小月就到了李二蛋家里。



看着推门进来的女人,李二蛋两只眼睛不住的在她身前那傲人之处扫过。



“小月嫂子,刚才话还没说完你咋就火急火燎的跑了?”



林小月上身穿着一件轻薄的衬衫,刚才这么来回一折腾,身上的汗水把衣服都润透了,变成了半透明的样子,有点像透视装。



里面的一件大红色的內衣也是若隐若现,隐约还能看到蕾丝花边。



特别是刚才她一跑的时候,这两处傲人随着脚步上下的不住晃动,居然把胸前的纽扣都撑开了。



一抹淡淡的春光,从衣服上的开口处展露了出来。



这样半遮半露的诱惑力甚至比全脱光了还让人受不了。



李二蛋直勾勾的看着,真恨不得冲上去一把扯掉林小月的衣服。



“眼睛往哪看呢?连嫂子的便宜你都想占?”



林小月看李二蛋一直盯着自己的月匈看,瞪了他一眼。



她一直都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,所以她表面生气,其实心里反而还美滋滋的。



“小月嫂子,刚才你可是把我全身上下都看了个遍,现在我就是隔着衣服看你两眼而已,你也不算吃亏嘛!再说像小月嫂子这么漂亮的女人,哪个男人不想多看几眼啊!”李二蛋屁溜溜的说着。



“呦!那你的意思,嫂子我长的漂亮,就得脱下衣服来让你看个够呗?你个臭小子,毛都没长齐,还学人家惦记起女人来了?美死你算了。”



“嘿嘿!要是这辈子能娶到像小月嫂子这么漂亮的女人,那可真要美死了。”李二蛋笑了笑。



“小屁孩,你才多大啊?就把坏主意都打到嫂子身上来了,涨能耐了是吧。”林小月虽然心里乐开了花,却伸出白嫩的小手,就要过来掐李二蛋。



李二蛋赶紧笑嘻嘻的一躲,然后继续撩逗林小月。



“小月嫂子,谁是小屁孩啊?我有多大你刚才不是都看见了嘛!如果没看清,要不咱俩进屋去,我还可以给你亲自摸摸。”

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三白资讯网 » 水氏杨花与十二轿夫1--贫僧下面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