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三白资讯网

我把你的避孕药换了 !江予夺程恪润滑剂车

但这并不是现代的简体字,而是一种古体。

    大夏帝国历史悠久,上下五千年。

    单单是大夏朝就延续了千年,文字的种类也十分繁复。

    直到胤皇时期才统一了文字,随后逐渐简化。

    

 文学

但文化不可断,也有几种古体字流传了下来,并有专门的语言学家对这几种古体字进行研究。

    左弦玉是左家精心培养出来的静音,除了商业管理之外,她也学过国学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种古体字是胤皇时期的通用字,她自然认得。

    但在左晴雅看来,那就是一个奇怪的花纹。

    “二姐,你说司扶倾她买的什么垃圾东西?”左晴雅鄙夷,“二十亿到她手上,也都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。”左弦玉皱眉,冷冷,“什么奇怪的花纹,你懂什么?”

    左晴雅莫名被训斥,有些委屈:“二姐,你说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左弦玉心情不太好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她思绪很乱。

    三大世家之名,大夏人人皆知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墨家还是姬家,都不是他们能够接触到的层次。

    四九城之首郁家尚且都要有墨家的许可才能进入中州,何况临城左家?

    姬家百年不出,影响力几乎已经削减到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既然同为世家,又能够弱到哪里去?

    左弦玉细细思索着司扶倾在国外的两年,到底有没有可能接触到大夏姬家的人。

    答案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有可能是网店卖家从网上拿了图片,印在了包装袋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左弦玉缓缓吐出一口气,恢复了冷淡的神情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左晴雅跺了跺脚,心不甘地看了眼司扶倾后,只能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司扶倾将外包装拆掉,撕碎之后,这才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盒子里是姬行知给她寄来的符纸,一共有十枚。

    每一枚都塞进了香囊里,方便佩戴。

    司扶倾将其中一枚放入口袋里,慢悠悠地去后方的停车场。

    她很快找到了郁夕珩的车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副驾驶上的郁棠转过头,含泪伸手:“倾倾,你看九叔真的是个大坏蛋,又把我们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司扶倾也伸出一只手安慰她,另一手回消息。

    【姬】:收到了吗收到了吗?大哥给个回信啊!

    【NINE】:收到了,你能不能把你的印章藏一藏?

    【姬】:那可是防伪标志,上面附着了我的阴阳之力,谁要是动了,我就能知道。

    【姬】:你想啊,我这么牛逼,万一有人偷了我给你的符纸呢?

    司扶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沉默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盒子上印着的“甩卖,大甩卖”的字样,以及一串“村村有肾宝,生活真美好”的标语。

    谁会去偷这样的快递啊?!

    她都想直接扔了。

    【姬】:还记得要带我打游戏吧,我马上把手上的事情搞完了,4月3日游戏副本上线,我们的口号是,首杀首杀首杀!

    首杀是《神谕》这款3D网游里的一种荣誉,只有第一个通过副本的小组才能拿到这个荣誉。

    《神谕》火遍全球,坐拥十亿玩家,首杀的确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司扶倾不想理他,直接关了对话窗口。

    她把盒子往身后藏了藏。

    但并不能瞒过坐在她对面的郁夕珩。

    男人双眸睁开,浅琥珀色的瞳孔微微敛着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她手上时,像落日一样倏地暗了下去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“肾宝?”郁夕珩支着肘,语调不缓不急,“还喝这个?”

    凤三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了,他及时停住,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郁棠则是长大了嘴巴,极度震惊:“倾、倾倾,难道说,你、你肾虚吗?!”

    她一脸看透了真相的表情。

    司扶倾微笑。

    手里的可乐罐子已经被捏扁了。

    姬行知,你完蛋了。

    等着接受她的制裁吧。

    远在东桑的姬行知打了个喷嚏,身子也是一抖。

    他裹了裹身上的衣服,狐疑地看了眼周围,嘟囔:“也没人算计老子啊,真奇怪。”

    作为阴阳师,他的五感自然十分敏锐,更不必说周围还有他的式神帮他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这也帮他规避了不少危险。

    怎么刚才他觉得瘆得慌?

    姬行知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,微哼了一声:“一定是东桑的那群狗东西,又想着怎么搞老子。”

    他戴上墨镜和草帽,走到太阳光之下,这才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临城第一医院。

    手术室“滴”的一声响,主治医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此,左天峰立刻迎了上去:“医生,我弟弟怎么样?”他刚才接到医院的电话,说左家四爷性命垂危,正在ICU内抢救,立刻马不停蹄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,实在是抱歉。”主治医师擦了擦汗,“病人他……过度,身子本来就被掏空了,当初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委婉道:“其实当初能活下来,已属不易,本应该好好地珍惜身体。”

    左家四爷年轻时候就很风流,时常留恋花丛,夜夜笙歌。

    也是被左老爷子强制性定下一桩婚姻之后,才勉强收了心。

    但婚后没几个月就又不安分了起来,经常夜不归宿,一直到现在还沉迷女色和烟酒。

    左家四爷多次被送进医院,但都到最后及时转危为安。

    左弦玉也挺奇怪的,她这个四叔能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。”左天峰皱眉,“还能治吗?”

    左家四爷怎么说也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,他怎么也不能太冷血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这个四弟不学无术,对商业更是一窍不通,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“抱歉,身体的损伤是无法逆转的。”主治医师摇了摇头,“他要是当时听劝好好养身子,还能多活个几年。”

    左天峰重重地砸了下墙,咬牙:“真是邪了门了!”

    左老爷子去世还不到一个月,左家就又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说起这个,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。”主治医师说突然又,“就前几天,心肺科收治了一位病人。这位病人当时心脏病突发,本是不可能抢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偏偏有人对她进行了急救,心肺科这才把她救醒了,不如我帮你们联系心肺科,问问他们?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三白资讯网 » 我把你的避孕药换了 !江予夺程恪润滑剂车